[云吕]请了一次家长1

我在努力往可爱方向发展,但是我好像失败了,而且我写了一堆废料
ooc ooc ooc ooc
年上!
蝉性转
/
1.
当赵云接到老师电话时,他还在办公室热火朝天的工作。他在工作时特别专注,一心一意只在电脑上,而且赵云平日里不允许别人轻易的打扰——除非是有什么特大特重要的事情等待他紧急处理。

他听到电话铃响,不耐烦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快速的接起电话,声音确是被打扰工作的不耐烦——“有事快说。”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赵云于是挑挑眉毛,想把手机拿开想看这是谁,但是对面的声音却比他的动作更迅速。

“我是吕布的班主任,请问你是他的监护人?”

赵云一惊,他脑子里面立刻把这小兔崽子能做的事全部上演了一遍,老师亲自打电话过来,他想,怕是他又做了什么顽皮的事情了。

“恩,我是。他犯了什么事?”他说完这句话,心眼里都是吕布,他一推桌子站了起来,走到办公室门前示意他的助理。

“也没什么大事,”班主任叹了口气,“这小孩跟别人打了一架,您要是有空就来学校跟貂蝉家长调和调和。”

赵云细细听着,一边对着助理指指电话,又往下指指。助理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贱兮兮笑着,比了个ok。
——全公司都知道,boss有个活泼儿子要养活,他作为老板身边最火红的助理,平时老板忙不过去接儿子都有他一份苦差,现在老板儿子上高中正是皮的时候,就算boss三天两头去学校他都理解。

没办法,谁让自己这个助理如此贴心呢~

赵云在电话里应和,不工作的他谈起话来正是如沐春风,温和而不失礼貌,和刚刚接电话的人仿佛不是同一个,他和老师的交谈全都被办公室另一头的吕布听见了,他看着举着电话笑不拢嘴的老师,重重的哼了一声。

和他打架的貂蝉闻声看了他一眼,却被吕布回瞪了,两个处在叛逆期的少年,打起架来谁也没服软,拳头都是用着全力往对方脸上招呼的。此时鼻青脸肿的两人对视着,能双双看出对方眼中的鄙视。

两个人两看两相厌,又不能和对方在办公室里打起架来,于是闭眼转头冷哼,倒是很有同步率。

坐在桌前的班主任看着他们这动作,没忍住的勾了一下嘴角。他让两个靠墙的少年站的离他近点,等到都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他才不紧不慢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此话一出,面前两个男孩子脸色一个白一个红的,他看的倒是觉得有趣,他心里清楚这两个孩子天生气场不合,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嚷嚷起来,甚至有些事情连小学生都不愿意起争执一笔带过的事情,他俩要在心里记恨半天,不过闹得这么大的……他挠了挠下巴,还是第一次见。

他心里清楚小孩心中不对付,作为班主任,他必须想办法让这两个小孩关系缓和,……至少不是这样争锋相对的。

貂蝉的监护人来的快一些,来人是一头银发的女人,她浑身却带着一丝凌厉的气场,穿着一身职业装却也能很好的凸显她姣好的身材。

她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面无表情的进来对老师点了一下头,然后敲了一下貂蝉的头,趁貂蝉没反应过来地时候又一把掐住她的脸,突然阴森森的笑了:“行啊臭小子,出息了?还学会跟人打架了是吗?赶紧给人道歉!”

吕布:……
班主任:……

吕布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貂蝉,心中确是突生有一丝紧张的,他不知道等会赵云来是什么反应,是像貂蝉他家长一样责怪——还是会失望?

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突然有些心慌,他只要一想到赵云那张好看的脸对他露出一丁点失望的神色,他就像一只被霜打的茄子一样,他有些期待看见赵云,却又有些害怕——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之间畸形的关系。

赵云不仅仅是他的监护人,而且还是他的恋人。

露娜还没放开貂蝉的脸,两人开始了对质,她一心要貂蝉道歉,貂蝉却不肯从,努力想要挣脱她的手,露娜捏的他脸正痛着呢,他龇牙咧嘴,却抵不过露娜的力气。而老师在等着另一位家长的同时,不忘说两句看似是在劝露娜好好对待孩子,实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招人仇恨的风凉话。

不久后,赵云也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办公室。
吕布登时有些紧张,他掩饰性的吞了口口水,眼睛确是在偷偷看赵云的表情。

赵云一看见两人身上地伤痕,脸黑了,少年的力气是如此不可思议,好像他们吃的饭全都转变成了那一股不服输的劲,脸上、身上的伤口都比赵云想象中的要重一些。

他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两个小孩都是在青春期,难免禁不住气又浮躁,出手力气便略微大了一些,但是他也难以控制的黑了脸,千言万语只化成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露娜此时终于松开了貂蝉可怜兮兮的脸颊,她飞快地打量了一下赵云,才做自我介绍。
几人客套完,便是审问的时候了。
……
2.
赵云带着吕布回家的时候,少年还闷闷不乐,他从后视镜中看见吕布怏怏的神情,没忍住乐了。

“怎么,还不开心呢?”

吕布心不在焉的回了他一句。

“架也打了,我也去了学校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吕布闻言,抬起头来盯着他的背影看,好久才吐出一句:“你不怪我吗?”

赵云笑了一下,心想自家的小恋人心思倒是有些细腻,还怕自己会责怪他,事实上,他对吕布的性格是相当喜爱。直来直去,一直都很活泼,简直是他的小太阳。

“怎么会,我也是从你那个年纪过来的,想当年,我和你韩信哥哥在学校也总是打架,不过当然是我比较厉害。”他出声安慰着吕布,声音却带着一丝笑意。

“哼,韩信哥哥,”吕布翻了个白眼,“不要说的你们这么年轻好吧,难道我也要叫你子龙哥哥吗?”

赵云的声音停顿了一秒,他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但是过了两秒他又反击:“你叫我子龙哥哥也可以啊,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你叫我老公。”

吕布脸上的得意一瞬间灰飞烟灭,他脸一红,高声骂道:“臭流氓!”

“臭流氓晚上可是准备给你做你最喜欢的菜呢,你不讨好一下你的子龙哥哥可是什么都得不到哦~”赵云脸上还是一脸平静,他目不斜视的开车,嘴边却不忘调戏吕布,“顺带一提,”赵云道,“明天是周六,奉先弟弟。”

吕布呆愣了两秒之后,脸彻底红了。
……
3.
吕布的确是吃到他喜欢的菜了,但是‘子龙哥哥’用身体给了他一场严肃的惩罚,并且警告他下次再打架会比这次做的更狠。
妈的,老流氓!

吕布埋在被子里忿忿不平,他把自己挪出被子的时候,脸颊结结实实的被亲了一下——好像赵云是专门守着自己出洞一样。

他捂着腰起来瞪了一眼赵云,在收获他略疑惑的表情之余又被轻轻的吻了一下,他顿时睡意全无。

哼,老流氓……他有些气愤而又甜蜜的想,一大早就吃我豆腐,可恶!

于是他在喝完一整杯牛奶的时候,趁着赵云不注意,结结实实往他嘴上啃了一口,少年亲完扒拉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又碎碎的啄上几小口。

赵云只能放下手中的碗筷,拍了拍吕布的屁股,这招奇效,吕布红着脸立马松开了手躲去沙发上坐着了。

“你今天不去工作吗?”吕布装作心不在焉的问,“嗯。”
赵云从厨房出来,擦了擦手,“今天陪你。”

他说着往少年背后一坐,把吕布圈在怀里,心里想的却是他的助理,收到自己的信息该是怎么一副惨兮兮的表情…。

啊,赵子龙恶劣的想着,今天真是令人心情愉快。

他一边陪吕布看电视,一边揉着他的腰,吕布菜嘀嘀咕咕道:“现在才想着帮我揉揉,我都被打成那样了还使劲欺负我,流氓,坏蛋。”

赵云听了笑眯眯,手突然钻进他的衣服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他的肚子,“恩,坏蛋只欺负你一个。”

他又把吕布逗得羞红了脸,心中不知道暗骂多少个流氓了。
_TBC

评论-10 热度-83

评论(10)

热度(8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