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牛奶


*参照这款游戏。
放飞自我系列【不】
祝大家使用愉快!!【。】
/
DAY1
鼻腔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男人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天花板。
门被打开的声音,转过头一看,发现是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
“奉先?”他道,“你醒了呀?”
“你是……?”他坐起来问。
那男人手上还拎着什么东西,他把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才拉开旁边的凳子坐下道:“莫非奉先失忆了?诶——我是你的恋人啊?赵云赵子龙?”
“抱歉……什么都想不起来。”坐在病床上的男人道,“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别提了。”赵云忧伤道,“是因为跟踪狂啊跟踪狂。居然差点杀了奉先真是不可饶恕。”
“跟踪狂?”吕布顿了顿道,“为什么啊?”
“因为有很厉害的执念吧?太过于喜欢奉先了……。真是的,我没有好好保护到奉先真是我的错,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哦?我会搭上自己的性命保护你的。”
“……哦。那就谢谢你了?”
“诶嘿嘿,不客气啦。谁让我是奉先的恋人呢?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先回去了。奉先要好好休息哦?桌上有给你买的牛奶,要好好喝完哦。我明天还会来看你的。”
“恩?恩…再见。”
那男人轻轻关上了门,于是坐在床上的男人立刻下床,这件病房就他一个人。他四处翻找了一下翻出自己的身份证。
吕布。
原来他叫吕布吗?
可是这个赵云看起来好奇怪?明明是笑着的总感觉很阴郁。
况且,自己以前是个同性恋吗?
经过门的时候,他突然打开了门。面前有个棕色头发的少女,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
“嗯嗯?那个……奉先?你还好吗?”
“你是……?”
“诶?”那少女好像很吃惊的样子,“…没什么。抱歉,打扰了。”说着跑走了。
……奇怪的女人。他想,打了个哈切看向时钟,男人决定休息了。
DAY2
“奉先。奉先。”听到了谁的呼唤,男人皱了皱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是赵云。
“嘿嘿,醒了吗?”他笑道,“今天天气好好喔。我们出去散散步?”
“唔……不想去。”吕布道。
“去啦。一直闷在这里心情会变坏哦。”
“嗯…我知道啦。”那男人不情不愿的起来,洗漱完和赵云一起出去。
赵云笑嘻嘻的挽着他的胳膊眼睛却在看别处。
“在看什么?”吕布问。
“没什么。刚刚好像看见了那个跟踪狂了,奉先以后我不在尽量别出门了。她差点杀死奉先这点怎么都不能原谅…。对了奉先昨天到现在有看见过可疑的人吗?”
吕布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但也不是可疑的对象,于是他道,“没有。”
“奉先不可以骗我哦。”赵云道,“我会好好保护奉先的。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为什么?我可以保护好我自己啊。”
“奉先不知道啦。”他突然松开手臂,跑到吕布前面道,“她会暗算你啦。而且我最喜欢奉先了,为了奉先我什么——都可以做到哦?”
“……所以就呆在我身边吧?”
“诶?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啊。”吕布疑惑道。
“不一样!!”赵云突然很大声,“她会把你抢走的!”
“差点…你差点…”他又突然捂住脸,声音带着哭腔。
“我差点就要失去你了…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发生的!”
“你哭了?”吕布走过去,诧异道,他拉开赵云的手,发现赵云已经眼眶通红,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
“别哭了。”他干爸爸的安慰道,“我们都是恋人啦?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哦?”
“你说的哦。”他道,又擦擦眼泪,对吕布道我们回去吧。
“可是我们才刚出来啊。”吕布道,
“因为奉先刚好…。稍微走走就好了。”赵云道,“以后再好好散步吧。”
……
又到晚上。
吕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四处翻找了一遍。
在早上赵云坐的那张凳子底下找到了一张小纸条。
他迟疑了一下打开看了。
里面是用红笔写的,满页的名字?
“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貂蝉…”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最后的力道差点划破这张纸。
吕布皱了皱眉,收起了这张纸。
门外有敲门声,吕布开门发现是昨天那女孩。
“那个。我是貂蝉啊?…奉先难道你失忆了么?”
“抱歉,我是失忆了。请问你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她往四周看了看,“…没什么。”她摇了摇头。
“打扰了。”她道。
吕布觉得不明所以。
DAY3
“奉先,嘿嘿。”那男人打开门,“早上好。”
“早上好。”
“今天准备带你去你家哦?可能会想起来之前的事情哦?”
“我家?怎么去?”
“奉先笨蛋。”他笑道,“当然打车去啦。”
“不是……我是说,你有我家的钥匙?”
“当然啦。”那男人似乎是很自豪,“我是奉先的恋人嘛。有备用钥匙也是很正常的哦?”
“……好吧。”
……
一直跟着那男人到了自己的家,“怎么样?想起了什么吗?”
吕布摇了摇头,赵云突然又失落了。
“这样啊。明明……明明这是我们第一次的地方。”
“第一次?”吕布一愣。
“这是我们第一次kiss的地方啦。奉先都在想什么呢?”他道,“明明是初吻,连这也不记得了吗?”
吕布看着面前男人失落的表情,突然凑过去在他脸颊轻轻吻了一下。
“诶?!”赵云红着脸捂着被轻吻的地方,“奉先……?”
“抱歉。”吕布道,“我可能想不到之前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话还没说完,嘴巴突然被堵住了。
“开心!好开心!奉先最喜欢了!”那男人笑着道,“奉先现在也算是回应了我吧?我们可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吕布点了点头,突然又听他道,“但要想办法把她解决掉。像蟑螂一样顽强的真是恶心。敢纠缠我的奉先绝对不能让她……”
“她是谁?”吕布问。
“啊?没什么哦。是说那个跟踪狂,实在是讨厌!我昨晚有看见他在奉先的门口哦?奉先昨晚有见过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没有?”
“有啊。她说她叫貂蝉。”
面前的男人表情一瞬间就变了,他抓着吕布的肩膀道:“她跟你说了什么没有?真是该死啊!总是趁虚而入!让人忍不住想要……”
“没有。他知道我失忆之后就走了。怎么了吗?”
不对。吕布心里想道,赵云不对。
总感觉事情真相不是这样的。
“那就好。”赵云忽然松开了手,愉悦道:“走吧奉先。我们该回去了。”
那真相究竟是什么?赵云拉着吕布的手走,吕布心不在焉,又好像看见了那女孩。
脑子里闪过一些画面,吕布皱着眉,却又抓不住。
DAY4
今天赵云没来。
吕布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明明每天早上都会来的……
对了!他想到了赵云有可能在的地方。
这几天听了赵云的话他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索性今天得问清楚。
他飞奔出医院,打车到了自己的家,开门看到了刺眼的红。
“赵云?”
面前的赵云握着长枪,面前倒着一个少女。
——那是貂蝉。
“恩恩?奉先?怎么来了?”
“你杀了貂蝉?!”
全都想起来了。
自己的恋人是貂蝉啊。
对面的赵云才是那个跟踪狂。
第一次亲吻也是跟貂蝉。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为了抢回奉先啊?那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你?一定是被她纠缠的吧!所以我要帮奉先摆脱他。我是……奉先的恋人啊!”
“你是跟踪狂。”吕布冷静道,“我都想起来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不是!!!!我是奉先的恋!人!!”
“我的恋人只有小蝉!你这么活着,不会痛苦吗?”
“呜…”面前的男人突然哭了,“我也想很开心啊…我的心情就是奉先你啊?果然是我死了比较好吗?”
吕布望着他深深叹了口气。道:“你去死吧。”
“奉先果然?”他深吸一口气,“反正我活着,奉先也不会喜欢我。那…能不能,给我最后一个吻?”
他恳求着,面前那高大男人却摇了摇头。
“哈。…哈。”他擦擦眼泪,“我知道了。奉先真是绝情。”
他捡起了地上的长枪,往自己肚子里戳。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那男人没了呼吸,蓝眸还是静静盯着吕布的方向。
吕布跨过那男人,抱起了血泊中的少女离去。

评论-19 热度-87

评论(19)

热度(8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