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吕]关于《恋爱便签》

吕布觉得赵云可能就是个傻子吧。

/

赵云把一瓶矿泉水放在吕布面前。

吕布还在埋头写作业,马上要期末考了,吕布觉得再不恶补一下自己这是要全部挂科的节奏啊。于是非常不熟练的拿笔写着自己几乎看不太懂的题。

面前出现了一瓶矿泉水,吕布几乎是头都不抬,道:“干什么?给我的吗。那也不要矿泉水啊。”

“……不是。”赵云坐在了吕布前面,吕布于是抬头看赵云,赵云的手还没移开水瓶,涨红着脸道:“……我拧不开。”

吕布觉得手上的笔都握不住了,用了一种极度怀疑和鄙夷的眼神看向赵云,看的赵云基本上是不敢抬头才悠悠的翘起二郎腿道:“我发现子龙你真是不仅长得好看力气也小啊。”

这充满讽刺意味的话赵云听了也不生气,“在下的力气只用在用的到的地方,这点奉先以后会知道的,帮我拧开吧。”

吕布思索了一下,忽而对赵云露出一个放荡不羁的笑,道:“你求我啊。”

赵云沉默了会儿,抓着吕布的手,用脸贴上了他的手背一会儿还蹭了蹭,道:“求你了。”

吕布打了个寒颤,不自然的把手拿走,“帮你就帮你,你怎么娘里娘气的呢。”

赵云于是笑嘻嘻的拿走水仰头喝了一口,舔了舔唇。

桌上的笔不小心滚落,离赵云比较近,赵云弯腰捡起来却没注意自己口袋里的东西掉了。

马上上课了,赵云走了。前桌高渐离欢天喜地的回了座位,一看自己地上还有一本粉红色的小书立刻就笑了,捡起来甩在吕布桌子上,一脸八卦道:“吕布这本书你的啊?”

“不是啊。”吕布只觉得莫名其妙于是拿起来看了一下——恋爱便签。

emmmmm。

估计是个女生掉的吧,吕布想。

他翻开看了眼,发现这本书上还被做标记了,翻开的那一页正好被折了个角。

——“首先,你得让他觉得你很柔弱,这样才能激起他的同情心,就会不由自主的保护你。

那么从小做起,比如,找他拧瓶盖。”

……拧瓶盖?!吕布几乎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刚刚赵云找他拧瓶盖。

但是他仔细一想好像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这是恋爱便签,封面还装饰的粉粉嫩嫩贼少女,赵云好歹还是个汉子,所以——他又把书扔回原位置了。

“那是谁掉的呢?”高渐离又捡起来放在吕布桌子上道,“哎呀这本书最近可火了。是那个著名的写手妲己写的,据说以前还是我们学校的人呢。”

吕布嗯啊了两声,意思意思回应他。

高渐离不满意了,小声的嘀咕了两句这个人真不会聊天啊巴拉巴拉转过头去了。

/

放学。

吕布准备走的时候发现赵云在那找东西,那可是把自己身上摸了个遍,还差点要把课桌拆了。

于是他走近问了问。

赵云沉默了,道:“其实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奉先先走吧。”

于是吕布真撇撇嘴走了,路上遇见了貂蝉。

“好久不见!”少女笑着挥挥手,“啊最近真的越来越忙了呢。”

“是啊。”吕布挠了挠头,“毕竟快要期末了呢。”

“嗯。那我就先走啦!”

“再见…小蝉。”

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会会儿,吕布比之前晚一点回去,路上经过了一条小道,一个男人突然冒出打了吕布一拳。

“小弟弟,怎么才回家啊。身上有钱吗?给哥哥花花吧,哥哥最近穷的狠~”

吕布几乎是嗤笑,捏起拳头就要打了,那个男的突然跪倒在地——一根棍子打中了他的小腿。

吕布往后看去,赵云正逆光而来,全然不理那男人痛的撕心裂肺的吼叫,赵云一把拉住他的手,道:“刚刚是用哪只手推的?”

男人没说话,抬起头来骂骂咧咧说脏话。

赵云莞尔一笑,“不说是吧?”他抓起了男人的两只手,似乎是没用力,吕布只听见卡拉一声,男人的双手就青一块紫一块了。

男人这是真疼了,吼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吕布看的目瞪口呆。

——等一下,白天找我拧瓶盖的那个人是谁???

/

吕布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先不说白天他不考虑恋爱便签是赵云的事,吕布有点怀疑这本书就是赵云的了。

不然——他能把一个男人手腕捏到作响不能拧开一个瓶盖?

赵云捏完那男人之后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裤子,慢悠悠道:“其实我搬家了。正好顺路,一起走回去吧。”

吕布也不能不答应,于是跟他一起走。一路上空气都非常安静,两个都不是话多的人,直到吕布发现赵云住他隔壁。

“咦?你住这里吗?”吕布有些疑惑道,“以前这里是个老爷爷。”

“嗯,”赵云回复道,“租给我了。”

吕布了然的点点头,开门回了自己家。

晚上洗澡的时候,发现恋爱便签在自己口袋里,吕布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又翻了翻。

——“这一点针对一些比较有钱的人,想尽办法离你想追求的人近一点吧,如果早晚可以一起上下学的话,感情会急剧升温喔。”

等一下,吕布想,这本书不会真的是赵云的吧?!

先是拧不开瓶盖,后来又突然搬家还那么巧变成了邻居。

要不…明天找他问一下好了。

/

早上吕布刚出门恰巧看见赵云正在门口换鞋,一脸惺忪的样子肯定是没有睡醒。

“早。”赵云跟他打了个招呼,“好巧啊,一起去学校吧。”

“好。”吕布点头,但却把这个行为和恋爱便签上的连接在一起。

应该……不会这么巧的吧。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觉得自己在这么瞎想下去也没意思。于是掏出怀里的书,放在赵云面前。

赵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吕布叹了口气:“你的?”

赵云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道:“…不是。”

“你在说谎。”吕布道,“不然还会是谁的?你一会儿说自己拧不开瓶盖,但是昨晚力气表现的挺大啊。”

“我说过了,我的力气只用在用的到的地方。”赵云一本正经的瞎掰,吕布就这样静静的盯着他。

赵云心虚的看了一眼吕布的脸色,好久才道:“好吧。是我的,我喜欢你。”

“肯说真话了?”吕布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开心,“你这给佬,一个男人居然看这种瞎七八搭的东西。”

“…因为,因为。”赵云委委屈屈,“我直接跟你表白的话,你肯定不接受啊。所以我才要刷一刷好感度。那你已经知道了——你接受我吗。”

吕布扬起嘴角,伸手摸了摸赵云光滑的脸颊。

“不。”

赵云几乎是血液都冷了,又听吕布道,“所以你要好好努力让我接受你。”

赵云呆愣了一下听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笑了,蹭了蹭他的手掌轻声道:“嗯。我会让你接受我的。”

END

啊。又是一个干巴巴的粮…。

突然想到一个后续。

/

赵云在帮吕布写作业,吕布翘着二郎腿翻着恋爱便签。

突然瞅到最后一页的一排小字,戳了戳赵云让他看。

吕布:你睁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啥?

赵云:emm…嗯?女生专用????

吕布:……

赵云:……啊?我不知道啊?

吕布:您可别是个傻子吧:)


评论-5 热度-137

评论(5)

热度(137)

© / Powered by LOFTER